主页 > 发展当前 >我本来不会说的,现在会了

我本来不会说的,现在会了

所属栏目: 发展当前 时间:2020-07-10 浏览:682

我本来不会说的,现在会了

你时常「无言」吗?生活中大小事不请自来,穿插跳接,时常让人仅剩一张都嘴凄惨无言。过去党国一体的教育、文言文联盟迴护的国文教育多半认为「古典文学的杰作历经千古的汰芜存菁竟能传后至今,已成文章之典範,足以见证中文之美可以达到怎样的至高境界」,只愿意承认那套精鍊与深沉,非得要学生熟悉不可。

可是生活已经完全不是贬谪文人抒情自适的那副样子,古人的穷困庸碌跟今人的穷困庸碌不同,喜悦和期待也不尽合致,那套书面语言真有助于今人表达感受?实在值得怀疑。用文言文交流意见,那就左支右绌更不用说了。

我们需要新的语言。有些词来自日文翻译的西方思想,有些说法来自不同场子的激荡,从汉化组那里学来,从各自的职场因袭。社会中也的确有新语言的铸造者,他们未必本意如此,只是在寻找、搭建所要表达的意思的过程中水到渠成。

他们是诗人。「诗人」一词常用来形容人不切实际,对社会毫无贡献,文青才写诗;又,读诗的人都是文青,可见诗是文青用木汤匙挖自己人拉的屎当法式甜点吃。

怪熊并不反对吃屎说,不过吃完可以打一个饱嗝,像这样:

城市有一个饱嗝
承诺明天就像一口酒气就像
恐怖箱吐出小丑那幺像个笑话

然后星期日的晚上你呆望着上班日翩然来到,对自己的生活再次感到无助的时候,突然知道这种反覆降临的感觉该怎幺形诸文字。你把滑到半途的脸书捲回起点(如果週末可以这样倒回就好了),发了一个动态,朋友都在下面吐槽:「你吃错药喔?」

是啊,吃错药,尤其不欢而散的分手之后,一个人开包厢唱没两小时声音就哑了,啊原来是哭哑的,本来要进来的服务生老早听到你货真价实的哭腔,把托盘捧在胸前,靠在门边犹豫,还是先不要打扰你。

彷彿我只是途经一场过久的
崩解的噩梦。还来不及遗忘争执的频率
摔掷的语气,左侧的肋骨都记得
一把刀所表达的比惊愕还要多

是有没有那幺戏剧化,啊?摸摸左侧的肋骨,平日努力攒积的脂肪好像还是挡不住刀割(别这样显年纪了,那首歌是 1999 年耶)。

直到一些灾难发生,日常不由得为之一震,但总是太忙碌,余震很快平息,天津爆炸,泰国四面佛爆炸、八仙尘爆、高雄气爆,一路倒带到福岛核灾——你甚至担心过水产还能不能吃啊,养殖的滋味真的有差啊,之类,你只想到自己,直到:

我们活着
如果不在这里
就是在其他的地方
空气里瀰漫着宰杀的气味
是谁去捋了上帝的鬍子
祂突然笑了
可是我们仍然活着

这是一个诗人在福岛核灾后一年写的。「我们仍然活着」,仍然是拿眼前生活没办法,但每当你找到几行字说明自己的感受,好像就多了一丁点余力。不管你要拿来做什幺。

《伪博物誌》

Photo From Flickr CC BY anna gutermuth


猜你喜欢,相关推荐

sunbet(官网)管理|专业艺术|技术制造|网站地图 博亿堂b8et98app_竞博app下载地址 九州bt365体育投注_e乐彩APP注册旧版 新时代赌场手机_mg游戏账号中心 新濠娱乐三元_极彩在线app下载 狗万·首页_游戏娱乐平台注册送礼金 申博sunbet代理_环球体育下载ios 万家乐国际app_众盈娱乐下载 2020下载app送38元彩金_星河网上娱乐 金沙电子app_sunbeAPP下载菲律宾 葡京网站大全app_上葡京体育app